巨匠電腦分享 高評價的金曲26視覺設計秘密

巨匠電腦好文評價分享 / CHU

1507081138570.gif
今年第二十六屆金曲獎頒獎典禮的整體設計令人印象深刻,巨匠電腦分享視覺統籌羅申駿的專訪,讓大家更了解他的概念。

從去年抱著「就做一次」的心態,到今年「做一次真正的頒獎典禮」,第二次擔任金曲獎視覺統籌的羅申駿,怎麼再次改變頒獎典禮?

剛落幕的第26屆金曲獎頒獎典禮,視覺設計又成為討論話題之一。幕後推手,正是去年已讓所有人驚豔的JL Design視覺藝術總監羅申駿及他的團隊。

金曲剛結束的第兩天,來到JL Design位於民生社區的工作室拜訪。炎熱的夏天午後,團隊剛結束討論,會議室的座位還發燙,而牆上,整齊的貼著金曲Logo的發想草稿,似乎週六的典禮仍在進行中。儘管疲憊感還沒褪去,羅申駿仍抽空與我們分享這次金曲26的概念原點。以下是專訪摘要:

Q:連續擔任兩屆金曲獎視覺統籌,今年有什麼不同?

今年第26屆金曲獎,川哥(陳鎮川,第25、26屆金曲獎頒獎典禮製作人)希望去年團隊能回來再聚首。坦白說,我考慮很久。

做金曲,每一個團隊都會耗損巨大精力。當你要改變一個既定的典禮型態,背後需要很多的協調跟配合。所以去年參與第25屆的心情,就抱著「只做一次」的想法,發想創意時,都只想:怎麼用一次機會讓大家看到最多東西?

還記得當時每個合作團隊都跟川哥說,一次喔,我們就做一次。典禮結束後,大家也對川哥很篤定地說:「十年再見」。是每一個人都這樣說(笑)。

沒想到今年第26屆,川哥再度號召。這讓我想了很久。

考慮的原因,第一當然是團隊太辛苦。再來,與其我們繼續承接,是不是要給新團隊機會?後來川哥和我們不斷討論,好,也許我們再累積一年,做一次我們認為真正的頒獎典禮該怎麼做。

Q:真正的頒獎典禮?

其實第25屆的作法,不是我心目中標準的頒獎典禮作法。差別就在整體視覺概念。

去年,除了鎖定「聲音的符號」概念,還有主打金曲25屆。25歲,是世代交棒的時代,我們要告訴大家,台灣在音樂上的設計實力、動態影像的實力,這群人已經準備好了。所以當時要設計入圍影片,每一段都會有不同的風格,因為背後有不同的設計師、有不同的動態影像團隊製作,除了要榮耀金曲入圍者,也要去表現這個世代準備展翅高飛。

但今年確定要做金曲26時,我首先想的,就是找出一個完整概念。

我其實很想說兩件事:音樂沒有所謂的主流或非主流之分。不好看,是因為節目沒有做好,不是這音樂不值得一聽。

第二件事情是,台灣這塊土地滋養出很多音樂的可能,這也是為什麼音樂沒有辦法被切割和分類。有人敢說,你聽的流行音樂沒有受到民歌或原住民音樂的影響嗎?他們都要存在,才有新的可能。我很希望大家能換個角度去看,想想這些聲音符號對你來說到底是什麼?

所以我們今年提出的概念是「台灣源聲帶」,我希望大家在看那些入圍影片時,能會心一笑,知道這就是這塊土地的文化,不要永遠覺得國外的月亮比較圓。

台灣就是混搭、就是有混亂的美感,如果永遠只是批評她、想讓她保持極簡,那就是不是台灣的風格阿。譬如說,在發想最佳演奏類專輯獎入圍影片時,可以怎麼包裝?我們接觸演奏類的第一個聲音是什麼?是垃圾車。只有台灣的垃圾車是用〈少女的祈禱〉。類似這樣的創意,就是我們不斷討論的地方。

Q:全部製作過程花了多少時間?怎麼把每段入圍影片和你們想做的核心概念扣緊?

答應接手後,今年年初就動工。整體概念一出來,logo設計就開始跑。

(圖片來源:JL Design臉書)

我們最先想,怎麼從去年的logo延伸出新版本。我們做了非常多的版本,一開始,先設計出2D框架,再轉到3D,既然概念是「台灣源聲帶」、視覺設計又是呈現一個骨幹,logo可以怎麼變成一個載體,去承載台灣的不同元素?所以我們在logo上放了稻田、河流、海洋、女王頭、建築物、高鐵等,也可以扣住這次整體概念。

入圍名單在頒獎前一個半月才公布,雖然我們希望能更早公布入圍名單,但這次還是時間很緊,造成後面創意執行和製作上很大的挑戰。

整個過程裡,我們不斷在思考的是,在不同獎項類別上,可以怎麼表現?視覺有視覺創意,聲音有聲音的表現。每一個點,我們都希望扣緊台灣獨有文化。

譬如演奏類專輯最佳製作人,會適合什麼樣的包裝?像台灣叫賣冰棒的把餔,工作者就一個人,拿著樂器(把餔)去引導大家,這其實很像演奏專輯製作人的工作,和我們的核心概念扣得很緊。

而最佳樂團獎,我們放了反核旗幟,因為樂團常會對社會現象做些反應。一開始成團,樂團可能會在一個比較雜亂的環境中練團,所以我們在搭配歌曲裡加入練團的聲音,呈現大家聚在一起討論理想和分享抱負的狀態。

又譬如最佳音樂錄影帶,入圍影片用了電子花車影像。電子花車絕對是台灣最特別的元素之一,現在表演還添加霓虹燈效果,像變形金剛一樣百變。

最佳專輯包裝獎的影像,則選擇把珍珠奶茶送進封口機,那就是一個包裝的過程,還有封口機其實由台灣發明。

至於最佳國語專輯,那是最後一個頒發獎項,我刻意設定成非現在狀態,希望回到音樂最好的年代,那個大家仍去排隊買CD的時代。在買CD這件事上,佳佳唱片行就是一個很重要的符號,所以我們在影片中重現排隊模樣。

那時候要找最佳國語專輯入圍影片的音樂時,我也思考很久,要放車水馬龍的聲音嗎?但那只有台灣擁有嗎?既然國語專輯是最後一個獎項,我們想給予一種不是真實、不是現在的想像,可以當作這次整體概念的「句號」。所以,我們最後選了歌曲〈明天會更好〉,再次扣住核心概念:音樂人要相信,明天會更好。在台灣這塊土地上,你也要相信,明天會更好。

Q:談談團隊這次怎麼分工吧。

今年從典禮視覺、24支入圍影片、到表演的視覺創意(除了張惠妹的表演),所有概念都在JL定型,再一併提給川哥參考。工作量不少,我們光入圍人名條的設計,就做了70多個版。

JL 17個人團隊,有設計師、有創意、又有做動態影像的,但在拍攝上,我們會找導演合作,在片頭設計上,也找一些新生代設計師參與。

Q:典禮結束後,團隊怎麼看自己的表現?

今年因為完整度比去年好,難度也比去年高,讓每個人都參與得更深。但結束後,我們內部還是討論一件事:流程和分工。

每一次完成專案,都會感到很驕傲,只要我們盡力了就不會後悔。只是去年金曲已經很辛苦,這一次更辛苦。我們事先已經提前前製量,但沒想到大家今年加班狀況更嚴重。我還是希望去討論,怎樣改善大家的工作狀態?中間有哪些環節能去調整?哪些停損點能抓得更早?這些東西還是要討論,才能累積經驗。

Q:再度和川哥合作,有什麼感想?

一樣,他不太管我,完全信任。但中間有任何想法時,我會馬上跟川哥討論。譬如剛才說到〈明天會更好〉的音樂,決定後我馬上打給川哥:「我擔心音樂會有版權問題。」川哥只有說一句:「我來搞定。」就是因為這樣的信任和默契,才能讓作品有更好的品質。

Q:你最希望觀眾記得金曲26的哪一點?

不論從表演、主視覺、入圍影片,概念都非常完整,這次的製作品質絕對是國際級,是亞洲不可能看到的執行水準。我們埋下去創意,是希望大家可以認同這塊土地的文化,去擁抱、而不是單純批評。台灣很年輕,如果用美國、用英國、用德國的角度來看台灣,那是奇怪的方式,反倒是,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,我們如何持續去改變?台灣本來就有混亂的美感,我們應該好好去珍惜。

如果要問,什麼是台灣的設計?在台灣做的設計,就是台灣的設計。什麼是台灣的音樂,你在台灣聽到的音樂,就是台灣的音樂。我希望把這樣的想法,帶給所有觀眾,要用正面的眼光,去看這片土地。

Q:做了兩屆金曲視覺統籌,對你來說,金曲獎有什麼特殊意義嗎?

我們團隊大部分操作的都是國際性專案,但做金曲獎,會讓我思考,怎麼做才能帶動台灣改變?例如去年金曲獎頒獎典禮就是明顯的例子,讓大家知道,原來視覺可以有不同作法,原來動態影像可以這樣用,原來入圍影片的聲音可以這樣設計。

所以當我製作金曲獎,都在想怎麼把自己所看到的、學到的,一點一點的放進去,讓所有人看到,不管內、外都一樣——外是指觀眾,內是指一般電視製作單位,不要說觀眾不懂,東西做好,觀眾會在乎的。還有一點,希望台灣設計師、甚至是我們自己的團隊,都能看到推動改變的可能。

巨匠電腦另外也有視覺設計課程,能讓大家容易學會視覺設計軟體的操作,快來巨匠電腦學習!

文章與圖片出處: 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68883#
想要學: 視覺設計課程

— 2015-10-07